燕沫

井底不明生物一坨

叫阿砚不是阿石见!


很懒
非常懒
懒到家了

【限时结束】感谢点梗

感谢点梗☆
以及果然咸鱼久了就没人理了××
_(:зゝ∠)_

【限时点梗】游客朝×文物修复员耀


☆手机打字试过才知道多么销魂……

☆日常偏题+ooc

☆感谢点梗



START



“终……终于排到了!!”

踏进博物馆,盼望已久的空调让满天大汗排了足足一个多小时队伍的金发青年舒爽的叹出一口气。

虽然早就知道是久负盛名的名馆不过长龙般的队伍还是着实让人吃不消……

然而……

当他带着租用讲解机实际见到那些堪称精妙绝伦的展品。

这一切值了!

亚瑟感到眼花缭乱,往日只能在书本上见到的宝物就在面前,千年前的时光与你只相隔薄薄一层的玻璃,仿佛触手可及。【小提示:实际在博物馆游览时请不要去触碰展品和展柜哦w】

从石器到青铜器,从粗糙的工具到精致的器物,人类演变的历史就呈现在眼前。

“实在是太棒了!”

亚瑟忍不住举起手机像他往日唾弃的损友一般开始疯狂拍摄。

红陶尖底瓶!居然那么久之前就懂得理由物理原理!太奇妙了!拍!

牛尊!多么精美的青铜器!拍!

秘色瓷!如此温润优雅的色彩和质感!拍!

像是要用尽之前所有节省下来的内存,青年几乎没有放过任何一件展品,待他回过神来时已经踏出了展厅。

不知不觉已经连着逛完了三个展厅,看一眼手机发现时间已经不早。

看来这次只好可惜地放弃其他展馆了……

他一边翻看着刚刚的照片,挑几张发上了FB,立刻得到一堆赞叹。

亚瑟感到一种莫名的骄傲感,这次花打工和省下来的生活费来旅行的决定实在太英明了!见到了如此美妙的宝物!

低头一边回复留言一边朝着休息厅走去,坐好终于回复完叮叮当当的消息提醒后才发现自己边上坐着的是一位眼熟的人。

被红绳束着的黑发,镜片后好看的眸子,还有带笑的嘴唇——

“亚瑟?”

“耀!”

被打量的长发青年先出了声。

亚瑟惊喜的看着偶遇的旧友,想起以前懵懂的情感,只觉得一时有些混乱又有些欣喜。

“亚瑟?亚瑟?”

王耀看着开始莫名其妙傻笑的好友,只觉得怀念又好笑。

“嗯?哦哦,对了耀,你怎么在这里?你当时不是回了家乡B市吗?”

“是外派实习,老【cu】同【mei】学【mao】你才是,不是该待在你们大【mei】英【shi】帝【di】国【yu】才对?”

王耀语气调侃,收起刚刚记录的册子,侧身坐正,打算和偶逢的老朋友好好聊聊。

“钱袋扣你够了啊!别以为我看不见你括号里是什么!”

啊,一逗就炸毛和以前一样好玩~

亚瑟压下怒气,这好歹是你喜欢的人不能打不能打不能打……

“咳,话说你现在怎么带起眼镜了?啧啧,果然书呆子最后的归途都是近视啊。”

王耀白他一眼,别以为自己不知道这小子带的隐形眼镜。

“就算我看书近视也比你以为中二时期网咖熬通宵熬坏眼镜要好,而且小朋友——”

王耀把眼镜一摘就戴到了金发青年的绿眼睛前。

“——爷这是平光镜!用你的猫眼睛好好瞧瞧。”

被吓了一跳的亚瑟定神一看,果然眼前的景象没有任何变化。

他没好气地摘下眼镜扔回给王耀:“那你没事带什么眼镜?装酷?”

王耀轻巧地把眼镜架回鼻梁,竖起食指左右晃晃:“啧啧啧,所以说你是小朋友。戴眼镜是为了看起来稳重一点。我的工作是老人吃香啊。毛头小子会让人担心的。”

亚瑟耿直相言:“耀你就是个娃娃脸,带了眼镜也像个高中生……哎哟!”

长发青年默默收回拳头,温润微笑:“哟,不小心手滑了:)。”

头顶被痛捶的某人:“我说的是实话!”

“歪果仁,我们大天朝有句流行语叫’瞎说什么大实话’。懂?”

“懂……”

揉揉头顶,看着又翻开了本子开始记着什么的王耀,亚瑟好奇的问:“耀你现在是打算将来做什么?阿尔去了警局,伊万决定自由创造,弗朗那个红酒混蛋直接登记和女朋友结婚合作开餐厅了。”

“弗朗结婚了?!”

“没错!居然谁都没告诉!我遇见他的时候看见他抱着一个女孩问了才知道。”

“真没想到最花心的那家伙最先成家啊……亚瑟你呢?”

“我?就那样吧……目前写作的收入已经足够开支了……其他还不清楚……”

“我想做文物修复。”

“文物修复?”

“对,我想把那些碎裂的、损坏的珍品拼起来修好它们,让所有人知道以前发生了什么,它们曾经是什么样子!我想变成能够呈现历史的人!”

王耀抚着双膝上摊开本子上的字迹和图画,眸子里闪着光,好像见到了华美壮丽的历史长卷被挖掘出修复后的文物补充变得愈来愈完整华丽。

亚瑟看着他,只觉得长发青年变得越来越耀眼,正如他的名字一样开始散发光彩。

啊,这就是我喜欢的人。

他想。

他找到了自己的梦想,正在变成他自己所期望的模样。

或许,自己也该去找找目标了。

不过,目前——

“王耀!”

“欸,怎么了亚瑟?突然这么大声……”

“我喜欢你!!”

先成家,再立业。

这么多年被欺压的仇可要还过去。

看着本子滑落到地上因为冲击太大暂时停摆的王耀,金发青年露出了纯良的笑容。

END

限时开启指定更新&点梗】好久不见~

有人嘛?
阿砚目前在从西安出发的高铁上⁽⁽ଘ( ˊᵕˋ )ଓ⁾⁾
给各位小天使安利陕西历史博物馆~一级棒~仿佛身处历史书中一般~

由于要待七小时…
现临时开启指定更新或点梗!
点了就写!
到到站为止!
来玩嘛QAQ

orz忘记cp限定了

all耀+伊双子限定

all叶也想试试啊其实……【快闭嘴别作死

【all耀群活动联文】当末日丧尸席卷(08)

这里是接设定接到崩溃的第八棒×

虽然并不知道有没有圆成功×

排版死×

一如既往的流水账和文笔逻辑爆炸,请慎❤


供奉药女皇: @脑洞聚集地 

目录

第一棒 @瑛步花间 

第二棒 @静言 

第三棒 @Noriiiiii 

第四棒 @苯末 

第五棒 @露珠贝 

第六棒 @退圈,请取关。 

第七棒 @瞒天 

——————————————————

请记住目标是搞事!搞事!搞事!

——————————————————

是雨。


王耀被毫不留情的冰冷淋醒。

 

他眼神迷离了一瞬很快清醒了过来,感受到压在身上的体重立刻小心翼翼的从亚瑟怀中脱出,将他平放在潮湿的地面上。想起弗朗说过的话,王耀心狠狠沉了一下,迅速看向亚瑟的手。

 

恢复了。

 

原本的青黑完全退去,恢复了苍白。

 

不止是手,原本其他呈现出丧尸化特征的地方也神奇的完全恢复。如果不是那一身爆炸导致的各种伤痕,亚瑟仿佛就和以前完全一样,仅仅只是睡着了。

 

王耀静默了片刻,意识到这并不是令人欣喜的变化。

现在,静静躺在他面前的,不再是亚瑟,而是——

一只变异丧尸。

 

该怎么选择,留下还是离开。

 

开什么玩笑!

 

王耀艰难地挪动几乎完全僵硬的双腿,一步一步缓慢但是坚定的朝车的方向走去。

现在不是在意这些的时候,亚瑟变成了捕食者,而作为猎物首要的是生存!

 

只有活下来才能和同伴汇合,只有活下来以后才有可能去救亚瑟和伊万。

 

也只有活下去才能不辜负同样与末日抗争至今的子民!

 

艰难走到了车旁,越野车已经报废。翻找一番取走了剩余的食物。

 

撕开包装,往嘴里塞着食物,王耀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

 

两个!已经暂时失去了两个同伴!

 

想起自己离开时那同样不容乐观的情况,他尽可能快地朝阿尔他们在的方向赶去。

 

王耀匆匆离开不久后,一个人影以堪称恐怖的速度来到了越野车旁。

 

绿色的眼睛盯着地上被丢弃的塑料包装,他优雅的捡起,放在鼻端嗅了嗅。

他露出奇诡的笑容,很快消失在了雨幕中。

 

王耀赶到与众人分开的地点,眼前的却是电影般的画面。

 

这个从幕布里蹦出来一样的怪物是什么?!

 

阿尔那家伙的枪呢?!为什么会从手里发出火焰?!

 

果然自己在做梦吗?!

 

本来心情压抑又紧张的王耀瞬间呆愣。

 

“王耀!这边!”

 

他循声望过去。

 

这个奇怪的光罩是什么?!

 

“沐浴在本大爷圣光中吧!”

 

阿尔弗雷德疯狂输出走位时,王耀顺利与另两位同伴汇合。他看着躲在光罩下一脸疲惫的两人,把刚刚从车里带来的食物分给他们,在狼吞虎咽中模糊不清的说明得到了过程。

 

“唔唔唔,你去找英国小子的时候我们这边突然出现了一个大个子。很快我们的子弹就被消耗完了,在怪物一拳打算把我们轰成泥的时候,唔。”

 

基尔伯特咽下最后一口,指了指头顶和光罩外的人形自走炮。

 

“那小子就突然大吼一身从手心射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直接把怪物轰出了几百米。”

 

同样吃完了的弗朗西斯接过话头:“哥哥我头顶就出现了这个罩子。基尔……”

 

“本大爷来治愈你!”

 

“……变成了暴力奶妈。”

 

王耀看向基尔伯特散发着白色荧光的双手,无力扶额补充。

 

“输出、盾、奶……简直像是一场性质恶劣的游戏。”

 

“谁说不是,小耀你呢?”

 

“什么?”

 

“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

 

“有。但是我不能控制它。”

 

说出这个秘密,王耀感觉轻松了许多。

 

“是什么技能?”

 

放完圣光的基尔伯特好奇地凑过来,被弗朗西斯嫌弃拍开。

 

“去去去,别趴哥哥身上,一身血水。”

 

王耀黑线看向两人,技能……真以为是游戏了。

 

“大概也算输出,毕竟我暴走后好像杀空了一片丧尸。”

 

“一片?!小耀你这算群攻技能吧!”

 

王耀一面和两人交流情况,一面看向光罩外的阿尔。

 

嗯?打完了?

 

躲过怪物最后一击,用一发火焰将怪物轰倒的阿尔终于得空看向远处的同伴,当看见光罩中的黑发人时他惊喜的叫到:“耀!”

 

弗朗西斯把阿尔纳进光罩,基尔则抓住他的手左右翻看,想弄明白火焰是从哪来的。

 

四人终于会齐,互相确认了情况后,大家安静了片刻。

 

王耀是去找亚瑟的,现在却是一个人回来。

 

没有人发问,事情结果心中皆已明了。

 

阿尔打破沉默:“王耀,我们都有了各自的能力。你上次表现出的能力很有可能与我们性质相同。这是一件好事,说明我们对于那些丧尸有了更强的能力去对抗。”

 

然而,众人看向那静静躺着的巨大可怕的丧尸。

 

王耀平静开口:“丧尸的二次变异已经开始了。”

 

“以及”,王耀深吸一口气。

 

“我怀疑如果我们死去就会变成变异丧尸,百分之百。”

 

“例子就是伊万和亚瑟。”

 

基尔伯特突然大笑起来:“Kesesesese,这样的话我们绝对不能死啊!”

 

弗朗死死盯着那只巨大的丧尸,语气难得的严肃:“按目前情况来看,变异丧尸的进化方向有两种。”

 

“身体。”

 

弗朗划开丧尸的颈动脉,取了一管血。

 

“和智力。”

 

他取出一支针管,扎向自己的手臂。

 

基尔伯特瞳孔猛地放大,迅速抓住即将扎入皮肤的注射器:“弗朗你发什么疯!”

 

“取样啊。”

 

弗朗西斯笑着回答,挣开基尔伯特,从臂弯处抽了一满管的血液。

 

阿尔故作轻松的拍拍他,却有些僵硬的开口:“弗朗西斯,就算要标本也是丧尸的标本啊,我们只是被感染没有参考价值。”

 

弗朗西斯握住阿尔的手移开,看着臂弯处的取血点消失,把血液封好连同之前的标本一同交给一旁安静的王耀,带着平时不羁轻佻的笑:“小耀,收好啊。哥哥可不会抽第二次了,虽然完全不痛呢。”

 

王耀接过标本,仔细收好,看着笑容满面的男人,冷静开口:“什么时候?”

 

弗朗没有回答,反问道:“小耀又是什么时候?”

 

“开始怀疑是那次取血,真正确认是现在。”

 

“居然那么早吗?我觉得我应该没有露出什么破绽啊。”

 

弗朗西斯用手指卷着垂下的一缕头发,触到头发上沾染到血液黏黏的触感后嗤了一声,嫌恶的放开了。

 

“怪物就是怪物连血都那么恶心。”

“那次你拒绝我帮助非常不自然,而且你有意无意的拒绝他人触碰。”

 

弗朗西斯眼中出现惊讶而欣喜的神采:“真没想到小耀居然那么关注我呢~”

 

“哥哥好开心~作为奖励就回答你的问题好了~”

 

“你如果问的是哥哥是什么时候变成丧尸的话……”

 

他眼中泛着令人不安的红色。

 

“是一开始哦~哥哥说过吧,法国是最早发现丧尸的国家。”

 

“其实也是最早沦陷的国家呢。”

 

“躲避接触是因为……”

 

“害怕会忍不住吃了你啊,王耀。”


TBC

——————————————————

信我,我对哥哥没有恶意!

恭迎药皇×第九棒 @脑洞聚集地 

【极东】突然要住到完全没印象还有些反感的表哥家里,明天就是截稿期怎么办?急!在线等!

★文笔逻辑炸裂
★现代架空
★双向暗恋
★忘爱症设定
★不虐!不虐!不虐!
★人物属于本家,ooc属于我【终于能说一次这句话感觉自己好帅×】
★我就是诈个尸。

尊敬的先生/小姐:

您好,在下是本田菊。

因一些缘由冒昧开了这个帖子。

信里是一些个人的烦恼,如果介意的话可以不再往下看。

非常感谢您愿意看下去。

其实在下最近貌似因为什么原因在家晕倒了,在医院醒来后有位清秀的男子守在床边,非常担忧的关心询问。在下对此人没有任何印象,反而不自觉有些反感。

明明对方除了性别,外貌几乎是在下理想中的伴侣样子。

那感觉很复杂,在下一时没有回答,问:

请问您是哪位?

那位男子一愣,然后很自然的笑了。

哈哈本田你愣住的表情真是活像傻狍子!被你耀哥吓到了吧?

那位男子……耀似乎很得意自己的玩笑,但是给人感觉却并不开心。

在下很困惑,不自觉开口道:

为什么玩笑成功了您眼里没有半点笑意呢?

耀安静下来,突然抱住了在下:

这么直白不会察言观色的小菊真是久违了。

在下想要挣扎时,对方放开了:

还不是因为你把自己哥哥忘了,傻弟弟。

原来是兄长。

还是一位爱开玩笑的兄长。

突然煽情让在下有点尴尬,所以转移了话题:

“那您的是全名是本田耀么?”

兄长嘴角抽了抽:

“小兔崽子!我是你表哥!”

哦。

在下很冷静:

“表哥,在下能回家了么?”

举起刚刚床边摸到的手机,点开最新聊天记录,是编辑泣血的呐喊——鲜红色一号大字:

明天截稿期!!!!!

也许由于在下诚挚的表情,又或者因为编辑的呐喊太震撼人心。

表哥同意了。

“好吧,但是……”

在下迅速捂住双耳。

表哥淡定的拉开在下的手,用高分贝冲在下耳边说了什么,由于突然遭受太大冲击刚刚他说了什么在下已经不记得了。

“本田菊你小子别装傻!我知道你听见了!”

在下正在宇宙翱翔。

“为了防止你再因为赶稿子昼夜颠倒、不吃不喝,以至于晕倒!”

周围非常安静,处于真空状态。

“你从今天开始住我家!”

“就算你现在又在宇宙浮尸也得跟我走!”

跟在下同款不同色的手机被摁在了耳边。

“小菊,听阿耀话。我和你爸忙没法回去照顾你,这阶段你就住你哥那。别给你哥添乱。”

表哥一挑眉头。

“是,妈妈。在下知道了。”

完败。

但是他怎么知道在下刚刚想什么?

写完,本田菊滑到顶端填上了标题。

突然要住到完全没印象还有些反感的表哥家里,明天就是截稿期怎么办?

本田菊的信写到这里被王耀叫出去讨论“未成年抽屉底一堆r18漫本,主人公形象分外眼熟”的严肃问题。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湾湾看到屏幕上显示的一句话,顺手添了“急!在线等!”

等到身心俱疲被说教了一通的未成年17岁少年终于回到房间,他看见信忘了发,顺手点了“发送”。

哒。

帖子被发了出去。

直接摊平在床铺上的本田菊不知道,一夜过后,他的消息栏炸成了烟花。

TBC【或者END×】

@消失的透明

前辈,我好像,似乎,仿佛又……挖了个坑。

【太田田中】鸡蛋很好吃呢【结完账的超市推车】

*ooc有注意

*喜欢有时田中君出现色色属性的产物w


深夜,公司加班

“呐,太田。”

田中一边慢慢咬着太田递给他的刚剥好的白煮蛋一边用纯洁【无波动】的眼神看着他。

“嗯?怎么了?”

“我突然想起来我已经吃了两天蛋当夜宵了呢。”

“诶?但是我记得昨天我们没有吃夜宵吧?”

“话说要不是明天必须要交企划,你一般根本不会熬夜啊。”

田中咬掉上面最后一层蛋白,舔着蛋黄口齿不清地含糊道:

“没有记错啊,明明昨天晚上我也是这样舔’蛋’的来着。你明明很享受的样子……”

“!”

“啊……为什么把蛋拿走……明明昨天你很高兴我吃的……”

太田三两口解决了被舔得黏糊糊的蛋黄和下面的半个蛋白。

“田中。”

“嗯?”

“下次这种话不要在公共场合讲。”

“但是大家都已经下班走了?”

“只能在家。”

太田把另一个剥好的蛋给他。

“这次不要把蛋黄舔化了。”

“唔,好。”

田中乖巧的接过,又开始慢慢的啃蛋白。

虽然答应了,但是……

我可没有说是答应哪一个哦?

愉快的夜宵时间·完

【好茶点文】Nya咖啡馆【楔子+一】

楔子

“欢迎光临。”

“欢迎光临~”

“唷~我来啦~”

“艾米丽!你来太晚了!你哥哥都已经去喂二肥了!”

“抱歉抱歉!”

短发女孩儿利落套上别着可爱徽章的围裙,认真消毒双手。

“卡啦~”

安雅打开了门。

“欢迎来到……”

弗朗索瓦丝优雅提起裙摆。

“NYA!ฅ(´・ω・`)ฅ”

——————————

(一)怂怂的小家伙

“咪~”

正在收拾客人还回鞋套的春燕感到有什么软绵绵毛茸茸的东西蹭着自己。

“小耀!?”

“喵!”

猫痴露出的幸福的笑脸抱起通身漆黑的猫咪,柔柔地挠了挠满身绒毛的猫下巴。

王耀满意地眯起好看的金色眼瞳舒服地抖着尾巴,不着痕迹地瞥了瞥隐在墙角阴影下的竹篮。

“好啦,我要去关店门了。”

春燕撸完猫抬头看了看时钟放下猫,快速理完了鞋套换上新的一批,打算最后检查一遍离开。

“咪~”

猫咪不依不饶的扒拉着的小腿,软软的猫爪划过的感觉让春燕一颤,投降一样重新抱起它。

“今天小耀各位粘人啊……”

顺着毛,春燕试探着问:“小耀今天想和我回家么?”

“喵~”

软软的叫声像带着小勾子,猫奴彻底溃败……

“啊啊啊小耀!!!”

脸颊蹭着暖暖的毛茸茸萌物,春燕愉快换回来时的衣服难得地偷懒抱着自家主子兼咖啡店吉祥物直接回家了。

入夜,安静下来的咖啡厅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墙角的竹篮被顶开,一只小小的折耳猫费劲钻了出来。

无力地瘫成一块猫饼,折耳猫用爪子挠了挠系在脖子上的铃铛。

“叮铃~”

“哟~终于出来了~”

小猫连滚带爬躲回墙角,探出一只眼睛看着出声的可怕大猫。

“噗……别躲了……我们的眼睛晚上会发光你不知道么?亮跟个灯泡一样还偷看什么啊,快出来!也不嫌墙角都是灰!”

大猫舔舔爪子坐在不远处,在冷冷的月光下显得漆黑可怕,金色的眼睛直直死盯着自己。

折耳小猫怂怂地喵了一声,慢吞吞挪出墙角垂着脑袋。

“嗯……有铃铛的话你是有主人的咯?”

王耀凑近几步,仔细看着小猫脖子上挂着的小巧精致的铃铛。铃铛上刻着什么花纹。
王耀看得认真越瞧越觉得眼熟,越瞧越觉得好像在哪儿看过。

“呆这儿别动,我去问问别的猫。”

黑猫很快就离开了墙角。

折耳小猫一直紧绷细微颤抖着的尾巴软软地塌了下来。整只喵再度瘫成猫饼。

QωQ喵错了……喵再也不乱跑了……主人你在哪里……

——————————

@茶岩会飞

QWQ说好的点文结果这么晚才开始写对不起!!

注意

欢迎来到女孩子们的咖啡馆~

主角是可爱的猫咪们~

其他猫咪会逐渐出场敬请期待!

这篇朝耀朝耀!

眉喵因为小所以一开始比较怂一点……但是会慢慢充满猫友力的【×】

会有好茶组和好茶娘以及中华组等其他客串嘉宾,是人是猫就不知道了【×】

以及依旧ooc注意!



良心发现【×


占tag致歉。(つд⊂)

嗯,回顾本年我机智地总结出了规律:

更新次数,更新频率均阶梯式递减×

良心发现【临近考试】,为了和平【攒人品】……

阿砚决定开点文……【有人理的话】

好茶的各种梗不要大意地扔过来××

催更新也可以×

催了保证更!可以截图【buni】

【其实我是很放心的,因为基本没人会理我哈哈哈哈哈哈哈】

APH好茶组图&MMD企划「绅士与仙人的下午茶」

球帮扩QvQ【卖萌】

王三水Insectxxx:

#APH企划宣传#
#多多少少求k系列#
#好茶组only雷者注意避雷#


=============================================================
...——
这时只能通过茂密枝叶间漏出的一点点光亮来辨别前路。
“真是该死的旅行!”
好好地在客轮上准备开始享受假期却发生了海难!
海难也就算了……醒过来竟然身处一片未知的森林了。
这已经不符合常规的科学逻辑了!
“难道是因为我上周没去做礼拜?”
亚瑟·无信仰·唯物主义者·柯克兰已经开始精神错乱了。
上帝啊!现在他身边连旅行箱都没有!更不知道到底身处何方……
“希望我还记得那些求生节目……”
为了抵抗恐惧和饥饿潮湿,他一路碎碎念着,想要在无穷无尽的灌木树丛中找到出路。
在阴暗的森林中不知穿梭了多久,只觉得潮湿的衣服开始变干。穿过一狭窄处,眼前豁然开阔。
在一片草地上,一位身形纤细的长发男子侧坐在一块岩石上,岩石的一面还生长着墨绿色的青苔。身边停落着的鸟儿们在唱着专属雨大自然的歌。他唇角带笑,看向指尖停着的脆弱生灵,微垂的眼帘下漏出一抹璨金。周围缭绕的水汽被头顶透过的一缕阳光折射出七彩的光芒,好似神仙。
眼前的一切令亚瑟不由得屏住了呼吸,全神贯注地看着这一幕。
但那仙人已经察觉到了不速之客,他仍旧轻柔地抚着小雀,漫不经心地问道:“汝,何许人。”
声音温润而又含着凉意。
小雀似被惊到,扑棱着双翅飞走了,只留下了对面那棵大树下的异国绅士。
紧接着就是片刻的寂静,仿佛树叶掉落的声音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
在这停顿!!!!****


*企划名称*绅士与仙人的下午茶*
*企划组合*APH•好茶组*
*企划发起人*立里瑶*王三水*
*企划宣传文*砚墨*王三水*
*企划logo设计*矢量蔚蓝、王三水、大饼*
*企划主题制定*王三水*苍叶*
*企划指定茶杯制作*鬼马*


*企划大致时间范围*
初宣时间(开放招人时间):2016.11.11
招人截止时间:2017.3.1(会因为控制参加人数提前截止,所以请做好准备)
交稿截止时间:2017.10.10(充分利用好国庆假期buni)
企划视频投稿时间:2017.11.1
=============================================================
*bilibili企划宣传视频传送门*av7484098*
*审核群*336707344*
=============================================================
*本次企划是一次禁止恋爱向、腐向的企划。组合为好茶组(好茶男子女子主.只要是好茶就都OK,注意是好茶only)。内定主题四个,详见下文。*
=============================================================


主题:


回忆


四季


私人架空


本家架空
=============================================================


〖高亮〗·关于招募·
本次企划预计招收若干名mmder(静画、动画)、mader和画手(可能会控制参加人数所以会提前截止招人)。
【以上内容摘自主催:王三水,立里瑶】
请注意所有作品(包括画手)不•得•涉•及•恋•爱•向•与•腐•向。


请注意男子组异色禁止!!!


以上。


「愿与我们一起喝杯茶吗?」

假面【北南伊】Ⅳ


“好久不见,大小姐。”

查瑞拉扯下假发,拘谨害怕的“莫”消失了。她挺直了原本弓着的背,用手指绕着垂在耳边的发卷,一身简陋的男装意外同脸上尖锐的神情相合。

爱丽丝听见尊称眼中划过一丝异样,唇角保持着弧度:

“查瑞拉我不是说了吗,像以前一样叫我爱丽丝就好。”

“爱……丽……丝……?”查瑞拉咬着唇瓣,声音带着颤音。

“不。爱丽丝·瓦尔加斯,现在不是过去,不一样了。”

“怎么会不一样?我们可是幼时就在一起……”

“不,不一样了。”

查瑞拉从袖中抽出她的小家伙,将泛着寒芒的刀锋毫不犹豫地冲着“幼时玩伴”。

“从我得知我真正的姓氏起,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我亲爱的妹妹。”

============================================

“哥哥……”

……小孩子的声音?

“哥哥!哥哥!快醒醒!”

好吵……

嗯?什么味道?好香……

“哥哥!你再不醒我就把下午茶全吃了哦!”

甜点!!
“费里西安诺!快把我的曲奇放下!不然你就自己去和海德薇莉小姐学大铁管吧!!”

“呜……”

声音软软的男孩委屈地放下了手中的点心碟,弯弯的呆毛也沮丧地垂了下来:

“哥哥好小气!哼……那这样的话我也不要替你去上绘画了!”

“嘁……明明是你自己想要学画画的,还嚎意素缩是踢窝(还好意思说是替我)”

大一点的男孩一边快速往嘴里塞着曲奇,一边鼓着腮含糊不清地戳穿弟弟的“谎言”。

“哼哼~我吃完了!”

“诶……反正哥哥也很讨厌上绘画课啊,这样不是很好嘛~”

“……反正我就是讨厌那种娘气的玩意儿!倒是你,作为瓦……尔……加……斯……”

梦境戛然而止。

瓦……尔……加……斯……

又来了!又来了!那到底是什么!

“砰砰!!”

“先生有您的信!”

啊,是邮差……

懒懒散散走去拉开似乎更加破烂的木门,邮差递来的是一封和这满是泥土气息的朴素小镇格格不入的一封信函。

镀金的周边,封蜡上是一个精美复杂的图案。

“请您签收,邮费已经由寄出那方支付了。”

“唉!你等等!”

“怎么了吗?”

“你把信给错人了。”

现在的邮差实在太粗心了,连收信人都能弄错。

邮差一惊,仔细看了看地址后有些奇怪地看着他,耐心地指着信上的地址说:

“没送错,先生。看,就是这儿。地址信上写得清清楚楚。”

罗维诺开始暴躁起来:

“怎么会有你这么粗心的邮差!看好了!”

他指向信封。

“这上面分明写着‘给瓦尔加斯先生‘!”
他的声音里带着几分莫名,但口气非常强硬地说:

“我的名字叫‘罗马诺·埃斯波西托‘!你听见了没?!”

“……但这封信的地址的确是您这儿。冒昧问一句您曾经改过姓氏么?”

“没有!我是孤儿。”

“……非常抱歉。但是这封信还是请您收下吧。”

“砰!”

被唠叨的邮差打扰了好眠,罗马诺坏脾气地狠狠带上了破木门,把那封莫名奇妙的信扔到了桌上。

他一头栽进床,烦躁地揉着头发:

“又是瓦尔加斯!”

撇撇嘴,罗马诺决定不去管这些糟心的麻烦事。离天大亮还有些时间,把糟糕的睡眠尽可能弥补回来些才是大事。

今天还得去一趟镇上给贝露琪小姐送些新鲜的橄榄。让美女看见一副疲累不堪的样子可不会留下什么好印象。

脸埋在棉花松散的枕头里,很快就迷糊着再次睡着了,那封信被他很快忘到了脑后。

他不知道之后会有多么庆幸抑或后悔没有拆开这封奇怪的信。

也许命运就会拐向另一个方向。



TBC